小引


清·赵翼(1727-1814)《论诗·其三》:少时学语苦难圆,只道功夫半未全。到老始知费力取,三分人事七分天。

我自幼有个好琢磨(捉摸)事的毛病,遇事总爱究其理据,对语言也总是“欲穷其源”。当然也没有几次到达 “林尽水源便得一山”的桃源入口。尽管如此,胡思乱想的痼疾却实实在在地落下了。

从现在起,愿将过去所想的支离破碎、全无章法的点滴公诸同好,倘或聊博一笑,乐莫大焉。

有几句恭请诸公且记的话先列在下面。

  1. 对我的文字,您有任何指教,都愿闻其详。即便斥为无知妄说,只要您能说出根据,我必洗耳聆教且心怀感激。拒绝批评无异于自毁进步的阶梯。
  2. 就事论事。讨论问题,不攻击人格。我曾遇到过动辄以“汉奸”“卖国贼”“民族败类”之类的暴力语言相加的人。但愿读者诸公不在此列。
  3. 就事论事。我注意避免陷人于不利。言语中可能提到某人。为免于使相关者尴尬或不快,我会留意将真“氏”隐去。万一某公以为虽未指名,所言即我,因而不快,我只求您谅解:我非出恶意。

以上三点,虽非约法,我都作为自律的原则。

札记篇数,凡几未定。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,话穷辄止。

唐先生敬白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