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猫

我自幼不喜欢猫。到5、6岁时,我胆子仍很小,可能是缺钙的缘故。夜里,猫们在房顶野合总要大事张扬地纵情放歌,凄厉刺耳的尖叫突然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使我惊恐,久久不能复眠。从此我对天下的猫恨之入骨乃至势不两立。

后来在中学读了鲁迅的《兔和猫》(呐喊)、《狗·猫·鼠》(朝花夕拾)等作品发现我憎恶猫的原因竟跟鲁迅的仇猫不谋而合!这无疑使我对猫的憎恶更加理直气壮。这种情感并没有因为后来读了《猫城记》(老舍)和《我是猫》(夏目漱石)而有丝毫改变,尽管小说的内容使我兴趣盎然。直到近年,无论我在什么地方见到这些狡猾狰狞的面孔,我都会不遗余力地让它逃出我的视野。

但是,冷静地想想,我对猫究竟有多少了解?和猫有过接触吗?真正的近距离接触一次都不曾有,更甭说零距离了。对猫的排斥成了我情绪化的定式。

上个月首次到新西兰儿子家小住。一进门就看见一黑一白两只猫。不过这次无论从哪个角度也不能立即把它们驱逐出境。白猫围着我走两圈不住地喵喵叫。儿子解释说这是欢迎我的意思。爱屋及乌,对儿子的宠物我没有太大的厌恶之感。这时白猫用头和身体蹭我的小腿,然后屁股对着我不动了。儿子说这是信任我的表示:它不担心我会从背后加害于它。嚄!猫还有这等心智呐!出于好奇和礼貌(人家竭诚以待,我自然也须礼尚往来),我就轻轻地抚摸它几下。这时它索性躺下任我从头到尾摩挲它洁白的长毛,同时喉咙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。它的憨态使我油然心生怜爱。尽管对那呼噜声仍不解其意。这时小孙女告诉我:它在说“哦,好爽啊!”我不解地问她:“你怎么知道它是这个意思呢?”

“因为我喜欢它!”

日语有个成语,“好きこそ物の上手なれ”。好者能精。喜欢才能深刻地理解。

孙女的启蒙使我顿悟。世上我们不了解的事物正多。如果不由分说地一概排斥,最终也不会出现建设性的结果。如果我一直拒绝近距离地接触,那么我现在仍会下意识地甚至本能地视猫如寇仇而与它不共戴天。

现在两只猫已经跟我非常亲近。根本的原因是我不再排斥它们,接纳了它们。

如果我们对所有的陌生事物都能主动去了解它、接触,世上的许多仇恨就会化解,真正和谐的社会将迎面走来。

webwxgetmsgimg

You may also like...

1 Response

  1. 有风说道:

    认识事物的过程还是很有趣的。从开始因不知道而恐惧进而疏远,到了解,到接受。

发表评论